“真容巨壮,世法所稀!”1500余年前,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离都城平城30余里的云冈石窟游历一番后,心潮起伏,在《水经注》中写下这样的美句感叹。

  他当时看到的云冈石窟,“凿石开山,因崖结构”,以皇家气派矗立于武周山南麓,望之岿然。即便再有绚烂和不羁的想象力,郦道元当时肯定也不敢这样想——这些巨大的石窟,会“行走”起来吗?

  千余年之后,在现代科技助力之下,云冈石窟却开始“行走”了!10月10日,由云冈石窟研究院、浙江大学、深圳美科图像有限公司三家单位组成的联合体共同合作,利用3D打印技术复制出的世界最大的可移动石窟第12窟前殿,顺利通过验收。

  这座高达9米、宽11米,与原窟一样大的巨窟,之所以“可移动”,是因为实现了“积木式”拆装,开创了大型文化展陈品快捷运输、安装的新途径,迈出了云冈石窟“行走”世界的第一步。

  这一壮举背后,有着怎样的动因?石窟是如何实现“行走”的,又有哪些独特而不为人知的秘密?

  为什么要让石窟“走”起来?

  其实去年12月,云冈石窟已经在全国轰动了一回。

  2018-11-19,世界首例使用3D打印技术实现的大体量文物复制工程、云冈石窟第3窟西后室原比例复制项目,在青岛文化传媒集团广场成功揭幕。这是世界上首次使用3D打印技术实现的大体量文物复制工程,开创了中国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及传承利用的里程碑,海内外各种媒体连番报道,轰动一时。山西晚报记者当时也目睹了揭幕的盛况。

  云冈石窟第3窟窟内北壁雕阿弥陀佛、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三尊像,即“西方三圣”,主尊阿弥陀佛高达10米。不过,虽然创造了世界纪录,极大地提高了云冈石窟的影响力,但云冈研究院院长张焯并不满足,他当时就提出了新的课题,“能不能把打印技术升级,把3D模型积木化?”

  为什么要“积木化”?张焯曾数次对山西晚报记者谈起过他的愿景,“在国内三大石窟中,与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相比,云冈石窟是惟一的全皇家石窟,是一座令全世界惊叹的北魏皇家艺术宫殿。但是,全国十几亿人,能有机会亲临云冈观摩石窟艺术的游客毕竟是少数。多年来,云冈人一直有个夙愿,把云冈文化‘搬’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云冈,欣赏到云冈,领略到石窟的风采,从而读懂云冈,读懂山西。”

  然而,云冈石窟与造像巨大的体量和不可移动性,使这种愿望虽然千呼万唤,却难真正实现。是“智慧云冈”和“数字云冈”的迅猛发展给了张焯信心。

  近年来,云冈石窟的数字化工作,起点高,进度迅速,通过与多家高校及科研院所长期研究与探索,形成了依托高精度测绘技术(三维激光扫描技术)、地理信息系统技术(GIS)、计算机科学与网络技术和高精度扫描技术等科技手段,永久地保存云冈石窟珍贵文物及历史档案的方法。尤其是2016年,云冈石窟研究院着重打造融保护、研究、管理、展示为一体的数字化平台“智慧云冈”,与数家高校和科研院所成立“数字云冈联合实验室”展开合作,取得的一系列成果很快就走在全国前列。

  张焯表示,云冈的数字化,解决了石窟雕刻的数字化获取、存储和展示等难题,在建立石窟数字档案、展示、研究、保护及综合管理等方面取得了良好的应用。青岛复制成功的第3窟,仅是“数字云冈联合实验室”成立一年来取得的重要成果之一。

  去年底在青岛复制成功的第3窟,给了张焯很大的信心,但他心中还是遗憾不小,“虽创了世界纪录,但第3窟是异地复制,只能在青岛文化传媒集团广场展出,仍然不可移动。”所以,他当时就对山西晚报记者说,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克服技术难关,让石窟“真正走出去”,展示云冈石窟,展示山西。

  10月10日,“积木化”复制的第12窟在深圳惊艳亮相,张焯在现场非常激动,他围着巨大的石窟前前后后转了十几遍,尤其是对石窟可以“走起来”的技术细节问个不停。“云冈‘走起来’的目的,是要‘走出去’”,他说,云冈石窟是不同文明交融的杰作,它应该携带着镌刻着中华文明和其他文明交融的密码,走出中国,走向世界,“云冈石窟在2001年12月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今天终于迈开走向世界的第一步,我们的梦想终于要成真了!”

  为什么“行走”的是12号窟?

  10月10日,在深圳验收现场,山西晚报记者看到,在一个巨大的厂房内,已经组装起来的第12窟前殿气势恢弘。进入窟门,顿时眼花缭乱:四壁和窟顶,或坐或立的造像、飞天、伎乐等姿势妙曼,盘旋绕曲的植物、花卉气象万千,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扑面而来。

  这表现的确实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正在现场的云冈石窟研究院数字中心主任宁波介绍,云冈石窟现存主要洞窟45个,大小窟龛252个,造像51000余尊,代表了公元5至6世纪时中国杰出的佛教石窟艺术。那么,这么多窟龛,偏偏对第12号窟情有独钟,选择它进行“积木式”复制,是有原因的。

  宁波介绍,云冈诸石窟中的昙曜五窟,名气最大,是中国佛教艺术第一个巅峰时期的经典杰作。但说到哪个窟最有文化气息和文化魅力,当数第12窟,“这个窟是云冈石窟建造中期的代表作,是云冈诸多洞窟中的精华之一。它是佛殿窟,前殿后室,入深14米,宽11米,高9米,集中表现了佛教弥勒天宫的壮丽和辉煌,在云冈诸窟中的色彩最丰富,五彩斑斓,异常华丽,是云冈‘五华洞’之一,观众参观时没有不震撼没有不叫好的。”

  更特别的是它的题材——第12窟,是云冈石窟中著名的音乐窟,也叫佛籁洞。

  云冈研究院科研办主任赵昆雨主要从事石窟艺术以及北朝音乐史研究,还是中国音乐图像学学会理事。一说起第12窟,对北朝音乐颇有研究的他就眉飞色舞起来,“第12窟里有中国最早的宫廷交响乐团,也有我国最早的音乐指挥家。”

  赵昆雨介绍,第12窟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佛籁洞”。“籁”的本意为竹萧,自庄子提出了“天、地、人籁”的定义后,“籁”的意义便又延伸为凡是虚空中所发出的声音皆为籁。这种神秘又抽象的含义被佛教称之为“佛籁”,以音乐来表达佛教教义的深远,故而近代又称之为“音乐窟”。佛教自汉代东传,魏晋兴起,至北魏异常炽盛,依此滋生的佛教乐舞艺术,羼杂了各民族优秀的乐舞流派,北魏皇家工程云冈石窟,就是包含这部绝美华章中最精彩的一幕。第12窟现存乐器雕刻49件,其中,既有汉魏旧乐琴筝之类,也有龟兹五弦、西亚系波斯竖箜篌、天竺梵贝,还有反映鲜卑人豪迈情怀的吹指之类,胡汉交糅,兼杂并蓄。窟内前室北壁上层横设规模宏大的天宫伎乐列龛,身穿盛装的天人或持奏琵琶、横笛,或吹吟排箫、筚篥,或鸣鼓击钹,“如是众妙乐,尽持以供养”。明窗边缘斜披,胡跪伎乐天众,各持天乐,纵情讴歌。门楣上一组舞伎群,动作连贯,气韵奔放。窟顶五身逆发形高浮雕伎乐天,身高一米以上,是云冈身形最大的伎乐雕刻,他们分别持奏筚篥、琵琶等乐器,体格壮硕,吸腿迅起,具有鲜明的北方少数民族性格特点。最令人惊叹的,是南壁破壁而出的风华少年,扭腰耸胯,双脚交叉而立,双手高举弹指,具有龟兹乐舞的典型特征,“古代以弹指为节,此弹指舞伎即可视为是我国最早的音乐指挥家。”

  “第12窟是研究中国古代乐器形制、演奏方式以及乐队组合形式等珍贵的历史资料,在中国音乐舞蹈史上有很重要的地位。”赵昆雨说,“这次3D打印云冈第12窟的文化价值,不仅仅由此窟反映北魏平城时代的音乐制度、音乐风尚和时代风貌,更重要的,是随着石窟‘行走’四方,云冈文化强有力的输出”。